中国各地古玩城开始大量倒闭背后原因令人深思!

20世纪90年代初,民间古玩收藏的部分限制被取消,拍卖公司、古玩市场如春笋般涌现,以北京潘家园为代表的古玩城,呈现出一片繁荣的景象。曾经的古玩市场人山人海,曾经的古玩鉴赏节目收视率节节攀升,狂热的收藏者把逛古玩城当成了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然而好景不长,没有一直经久不衰的行业,短短20多年的时间,古玩市场从繁荣走向衰落,古玩城商家的生意跌至冰点。

俗话说得好:古玩是毒药,谁玩谁知道。古玩出圈成为一种消费,是中国人从物质生活向精神生活升级的产物。但行业内专家都知道,古玩是门学问,有很多分支和领域,覆盖面非常之广泛。总结下来就是个庞大复杂而专业性很强的行业,涉及材质学、人文学、历史学、心理学、考古学、金融等学科。收藏者从菜鸟到精通,需要投入的精力、时间和财力都非常之高,这就需要脚踏实地和沉稳的心态来学习,千万不能急于求成。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明白,但又有几个人真的听进去了?

加上之前各大电视台为提升收视率和广告收益,播放各类的鉴宝、寻宝节目,甚至花重金聘请文玩专家坐镇演播室。在这样的背景下,所谓收藏者纷纷拿出“祖传宝贝”去鉴定并请专家估价。这些不以文化传承和历史承载为主要目的节目,反而以商业价值为噱头博取眼球,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收视率,因此也极大激发了大家“寻宝”的兴趣。正因如此火热的节目和拍场上的“天价宝贝”,造成普通人都急于获得成功,期待一夜能暴富,收藏者完全迷失了收藏的初衷。

从2005年至2020年15年时间,国内鉴宝栏目粗略统计,国内央视及各大低方卫视鉴宝栏目不少于50个,最出名的有;《华豫之门》《寻宝》《鉴宝》《收藏马未都》《国宝档案》《天下收藏》《天下寻宝》《华夏寻宝》《华山论剑》《东方寻宝》《一锤定音》《我有传家宝》等,还有一大堆不知名的鉴宝栏目,包装出来被大众所知的500多位“知名”专家,发觉这和“明星”不是一样吗?笔者在500为里面选了一些知名专家,大家随评。

特点是:社会层次起点高且人数少,以博物馆和考古队体系为主,四处走穴已经麻木,钱赚够了,目前基本隐退江湖,不过江湖还有他们的传说,一大堆捧臭脚的,这些人参与了所有古玩界事件,“金缕玉衣”“汉代玉凳”“元青花暖壶”“汶川捐瓷”;代表人物:

(逝世)出场费1万/一场,耿宝昌出场费30万/一场,马未都出场费50万/一场,翟建民出场费20万/一场,毛晓沪出场费1万/一场,杨伯达出场费20万/一场,丘小君出场费3万/一场,蔡国声出场费3万/一场,王春城出场费6000元/一场,李鉴宸出场费35万/一场,贾文忠出场费1万/一场,金申出场费6000元/一场,杨静荣出场费1万/一场,单国强出场费1万/一场,叶佩兰出场费1万/一场,李知宴出场费1万/一场,古方出场费1万/一场

特点是:社会层次起点逐渐走低,开始迎合市场化,目前部分专家还在市场活动,配合拍卖公司鉴宝;代表人物:李宗扬

刘岩出场费(冒名)6000元/一场,李宗扬出场费6000元/一场,张如兰出场费6000元/一场,陈润民出场费8000元/一场,蒋文光出场费6000元/一场,高阿申出场费6000元/一场,赵青云出场费1万/一场,白明出场费1万/一场,潘深亮出场费6000元/一场,张广文出场费6000元/一场,张淑芬出场费6000元/一场,张宁出场费6000元/一场,李彦君出场费6000元/一场,鲁力出场费1万/一场,金运昌出场费1万/一场,欧阳朝霞出场费1万/一场,华义武出场费8000元/一场

特点是:社会层次起点极地且人数众多,以古玩店老板为主,找个广告投资商就可以上电视当鉴宝专家,赚取海选鉴定费,藏家电视出场费,四处走穴,配合拍卖公司虚假鉴定,虚高价格;代表人物:杨实

杨实出场费6000元/一场,杨宝杰出场费8000元/一场,邓丁三出场费6000元/一场,黄鼎出场费(逝世)8000元/一场,朱克诚出场费6000元/一场,崔凯出场费6000元/一场,黄秀纯出场费8000元/一场,王敬之出场费6000元/一场,孔晨出场费6000元/一场,霍海峻出场费6000元/一场,冯小琦出场费1万/一场,杨震华出场费8000元/一场,王连勤出场费8000元/一场,朱力出场费8000元/一场,吴少华出场费8000元/一场

你以为就这些吗,别急,还有一大批“鉴宝砖家”笔者没写出来呢,500位不是虚的,虾兵蟹将不写了,还有一批砖家正在娘胎中孕育呢,以旁观者笑看中国文物鉴宝界混乱的15年!!!!

知道为什么藏家经常看到有些专家出来鉴宝吗?因为出场费价格低,收藏家200元,500元,3000元一件不等,拍卖公司也有得赚啊……

这些专家有些说实话很有实力,毕竟也是多年打磨出来的经验,但拿人嘴软,敢不敢说实话就不好说了。而更多的是浑水摸鱼的专家,他们靠在单位熬年头混出来的资历,顶着专家的名头,实战能力却还不如普通民间藏友,没经验的人很容易被他们糊弄。你认为哪一位专家能力比较强呢?

大家都在梦想着一步登天,这给了古玩市场一种“虚假繁荣”的契机。一座座古玩城拨地而起,一个个摆满“国宝”的地摊铺天盖地,人们纷纷涌进古玩市场。特别是在周末,人山人海,大家纷纷抱着捡漏暴富的心理,却极大滋生了骗子土壤,随之而来的各类骗子和假货也越来越多。那个时期从来没有一个市场能像古玩市场那样,遍地的骗子,遍地的假货,依然还有着不少一夜暴富的“收藏者”。

近些年,很多古玩店铺转战线上,但玩的依然是和线下一样的老模式“换装上线”和一些暗藏猫腻的“新瓶装老酒”,最终还是把古玩行业的另一条生路给堵死了。最终是买古玩的被贩子骗,卖古玩的被某些收藏公司骗,古玩市场进入无底深渊。

随着河南、山东、黑龙江、江苏等各个省市的古玩城连续关门,大家会发现还有一个不可避免的原因那就是市场外部环境的影响。从2020年开始的疫情依然影响着各行各业,首先各地政府为控制疫情,各地要求减少大规模聚焦活动,同时要求关闭人员较为集中的部分场所。因此“繁荣的古玩市场”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有些地方古玩市场被迫关闭,有些地方古玩市场处于半开放状态。

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也恢复了大部分正常的生产生活,但疫情后带来的生活变化,也改变了大家的消费观念。古玩属于一个特殊的消费行业,而消费行业最怕的就是没有钱消费。可因疫情的影响,收藏者手里的闲钱没有之前多,加上几轮的“韭菜”收割,收藏者已经没有多余的闲钱去投资或收藏古玩了。没了购买古玩的人群,国内那些民间古玩爱好者也就不复存在了,而各地的古玩店主也只能关门大吉另寻出路,古玩市场的衰败一定是必然的结果。

因此,建议广大收藏爱好者,在收藏过程中一定要理性,这仅仅是个爱好而已,并不是生活的全部。收藏一定要脚踏实地,不断累积经年,多研究、多看少买,学习相关的专业知识,结交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不能沉浸在捡漏和一夜暴富的局限思维里。把收藏当成一种乐趣,会带来身心的健康愉悦,但如果当成发财的手段,那么就会玩得特别累。

最后,收藏者守着精品,任何精品都不可能有价无市,价格有所波动,去伪存真,去残存精。短期内可能受环境影响,但当市场大环境向着健康发展的时候,手里有精品的藏家,终将获得应有。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