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唯一存世的画册再现

虽然在《红楼梦》以外曹雪芹存世的作品绝少,但今从各种间接证据推判, 1988年在贵州发现的《种芹人曹霑画册》确是其墨宝,其中包含他亲笔所绘的八幅小品,以及所写的“冷雨寒烟卧碧尘,秋田蔓底摘来新。因曹雪芹在小说第一回尝透过石兄之口宣称,书中是讲述他“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的际遇,“不敢稍加穿凿”,此恰与曹霑所钤盖“忆昔茜纱窗”印文的意涵相呼应,显示大观园中的虚拟角色不乏雪芹周遭真实人物的影子。鉴于迄今尚无任何曹雪芹的字画被大家公认为真迹,故我们只能尝试寻找间接证据以进行论述,譬如追索题跋的闵大章、铭道人、陈本敬、歇尊者四人所生活的时空曾否与雪芹相重叠,他们与曹霑之间又有无交往。

关键词:曹雪芹;芹人曹;图;陈本敬;红楼梦;曹霑画册;纱窗;证据;渴死;烦热人

由于瓜类有千百种,不知“东陵瓜”的品种究竟为何?亦不知是否仍存世?有称画中之瓜的形与叶均与西瓜不同,曹雪芹不应如此无知,故质疑“种芹人曹霑”断非曹雪芹,然此题画诗从未点出该瓜即今之西瓜。据考,西瓜为五代时期由后周的胡峤自契丹引进中土,知“东陵瓜”绝非西瓜。事实上,雪芹很可能只是画出一个想象的意念,而非写实画,他在《种芹人曹霑画册》中即两度钤用“写意”之闲章。

此诗应是透过召平于闹市旁隐居种瓜的强烈对比,用以反映作者自身的景况,并赋予图中之瓜一特殊的寓意。接着,再以其类似李贺“津头送别唱流水,酒客背寒南山死”、“蓝溪之水厌生人,身死千年恨溪水”等诗中跌宕起伏的奇诡风格,赋出“渴死许多烦热人”的“牛鬼遗文”。

从雪芹此诗亦可见到望梅止渴故事的影子,指出若无大隐于市的心境,就会愈看图中之瓜愈口渴。雪芹并讽喻世俗间那些追求功名利禄之人(所谓“烦热人”),他们宁愿渴死也不可能归隐种瓜,令人明显感受类似他所作“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残句中的奇气。

其实,学界迄今并无人提出任何具说服力的证据足以论述《种芹人曹霑画册》乃伪作,倒是前文已直接或间接显示曹雪芹与闵大章、陈本敬属同一交游圈。

此外,册中所提及曹霑的“种芹人”、“□周”与“竹坣”三字号均不见他处(目前已知之字号为“雪芹”、“芹溪”、“芹圃”、“梦阮”),这颇易令人导出“此曹霑非彼曹霑”之结论,而造伪者应不会如此自找麻烦,更不会将题签系于如此晚的“光绪壬辰年秋月”。

再者,从书法的角度看,此册乃真迹无疑,其上典型的文人画亦符合时代特点。先前学界因不知陈本敬、闵大章其人其事,全国书画鉴定组遂有“与曹雪芹无关,不像造假,存疑”之意见。前述这种种论证虽仍无法完全坐实,但应已强有力地支持《种芹人曹霑画册》乃曹雪芹现存唯一诗、书、画、印俱见的真迹。

曹雪芹的画常取景于他北京西郊住家附近的风光,其好友宜泉的《题芹溪居士》一诗中即称他“门外山川供绘画,堂前花鸟入吟呕”。雪芹也喜欢在酒后即兴创作,敦敏在《题芹圃画石》中就描述其“醉余奋扫如椽笔,写出胸中块垒时”。宜泉的《伤芹溪居士》诗中,亦曾以“北风图冷魂难返”句形容雪芹的画艺超群(就像汉代刘褒的名作《北风图》能让观者顿觉寒冷)。敦敏在《赠芹圃》一诗也点出他的绘画功力,指其曾于手头拮据时还能够“卖画钱来付酒家”。

敦诚在其赠雪芹诗中的“少陵昔赠曹将军,曾曰魏武之子孙。君又无乃将军后,于今环堵蓬蒿屯”句,除抬举雪芹为以画马闻世之将军曹覇的后人外,应也间接表彰了雪芹在绘画方面的造诣。又,宜泉在《题芹溪居士》中所谓的“苑召难忘本立羞”(指唐代文士阎立本以文学进身,却被皇帝视为画师之耻),意指雪芹虽尝被师友荐为宫廷画师,却因不愿受羁绊而婉拒,更进一步印证了雪芹的善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