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瓷器拍卖市场会如何?且看“三·三预测”

拍卖市场一线超过二十年了,潮起潮落,经历了起起伏伏很多变化,过去的两年,因为疫情对全球经济和业内生态的影响,我们都能看到瓷器市场又有了一些明显的新变化,对于这些变化和未来的走势,总结出宏观和微观两个部分和大家分享,宏观的三点,说说趋势,微观的三点,说说具体板块,合起来就是我对2022年瓷器拍卖市场的“三·三预测”,各位看官,且听我道来。

清乾隆 御制洋彩胭脂红地轧道雕瓷镂空「有凤来仪 百鸟朝凤」图双螭耳大转心瓶

第一个趋势是瓷器货源的高度集中,市场经历了过去二十年的海外回流,以及这两年多疫情的影响,海外可调动的瓷器资源几近耗尽,我们可以看到最近两年来,西方各级市场新出的优质中国瓷器资源非常少,少到有的国际拍卖公司也开始裁撤相关中国器物部门,我粗略统计一下,发现过去两年香港,伦敦,纽约这三大传统中国瓷器拍卖重镇,上拍过的百万级价位的瓷器数量总和,甚至没有北京一地多,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去年全球成交价格排名前五十的瓷器,其中的三十四件都由北京的拍卖行创造,其余十四件来自香港,两件来自上海,没有一件来自伦敦或纽约。2022年,我预计这种趋势仍将保持甚至加剧,大陆市场,有可能成为全球唯一高度活跃的中国瓷器拍卖市场。

第二个趋势是买家卖家资源的“去西方化”,随着过去十年,西方两大瓷器收藏家族“玫茵堂”和“十面灵璧山居“的陆续出货将尽,在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我们可能从西方世界找不到一位重量级的瓷器买家或卖家了,实际上,回望当初世纪更替之际,作为西方最活跃的或者说”最大手笔“的古董商代表——英国的艾斯肯纳齐,他在瓷器方面最大的服务客户也就是这两个家族,过去几十年间,凡在国际拍卖市场重金被西方人买去的瓷器,多流入这两个家族,其他则基本被港台和内地的华人富豪所瓜分,2010年以后,我们就很难在国际拍卖市场上找到肯为中国瓷器一掷千金的西方买家了,有也只是一两次偶然现象,比如中东王室买件永乐盘子,或日本买家参与一下宋瓷拍卖,但基本对优质资源的整体流向起不到什么作用,去年成交价格排名前五十的瓷器,其买家和卖家绝大多数都为华人。

第三个趋势是瓷器拍卖公司的地域集中现象加剧,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们已经看到,北京事实上已经取代香港成为全球中国古董交易中心,北京各大拍卖行上拍瓷器的数量总和,以压倒性优势雄踞全球中国古董拍卖市场之首,而凡是以瓷器为主营业务的拍卖行,也绝大多数选择扎根北京,如以两大巨头平台北京保利和中国嘉德为首,又有以瓷器古董为业务主项或重项的拍卖公司如中贸,翰海,中汉,大羿(羿趣),诚轩,君一明十等等,而原来扎根南方的拍卖公司,也纷纷将瓷器板块挪到北京来拍,如厦门的博乐德,博美,广东的华艺等等,放眼全球市场,从拍卖行数量和瓷器专场数量上,再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够和北京抗衡。除北京以外,大陆活跃的瓷器拍卖市场,仅有福建,杭州,广东等少数地区,海外则仍是以香港,纽约,伦敦,东京四地为主,而其他如法国,德国,荷兰等地,则日渐萎缩,有些在网上活跃的海外拍卖行,其实很多背后都是由中国人注册,中国人运营的,只是借助着网络的优势,换个地域经营而已。

第一支绩优股,我依然选择清代官窑,去年高价成交前五十名的瓷器中,明清瓷占百分之九十,今年这个占比恐怕依然不会有大的改变,优质的可供公开市场交易的老窑瓷器资源太过于稀缺,而明清瓷有质有量,更适合流通,过去两年,晚清官窑市场火爆,到了2022年,晚清官窑会继续“火”下去吗?我认为精品还会略有小幅上涨,而普品不宜盲目乐观,从去年下半年的各家拍卖行情来看,晚清官窑中的普品已经不再大幅攀升了,毕竟无论从陶瓷史的地位还是从瓷器本身的工艺与艺术品味来说,晚清官窑全方位落后于清三代官窑早已是不争的事实。近来随着晚清瓷器行情的上涨,相关的学术、展览活动不断涌现,必会对其中的精品成交产生推波助澜的作用,比如同治大婚瓷和大雅斋御瓷等,但对一般大运瓷器的作用可能就作用有限了,毕竟当一只光绪赏瓶的价格逼近道光赏瓶的时候,人们就会转而去选择道光赏瓶;而道光赏瓶价格逼近乾隆赏瓶的时候,人们又会去选择乾隆赏瓶。而晚清官窑的价格走高,会不会趁机一鼓作气将清三代官窑的价格也推到一个新的高度呢?我认为至少短期内不会,就像大浪拍到礁石上被弹回来一样。清三代官窑鉴定的高技术门槛和前人留下的高成本门槛,会是一道天然屏障,跨过这道屏障的人,证明你已经跨入成熟藏家之列,这时能否还保持以前的眼光和品味再去看新入门时的藏品,可能又会有不同的选择了。

我相信清三代官窑中的“生货”精品,也就是被藏家收藏多年没有过多曝光的精品,在2022年的市场上依然会取得非常耀眼的成绩。我预计2022年,拍卖成交价格前五十名的瓷器里,清三代官窑可能依然会占据“半壁江山”,如果各位不信,且待年终最后一篇专栏总结里我们再看。

第二支绩优股,我选则明末清初的精品民窑瓷器,过去二十年,我亲历市场,深知这是表现最为稳健的一只绩优股,在明清的陶瓷史上有一个时期较为引人注目,这个时期就是明末清初,也称“过渡期”,它的范围是明万历晚期到清康熙早期。这个时期制造的青花质量甚高,可以说自成一派,并影响着后世青花瓷的制造。它们不仅胎釉制作精良,青花呈色幽美,而且在装饰手法上也与前代有很大不同,具有雅俗共赏的艺术风格。装饰题材的世俗化和艺术手法的文人化成为这一时期瓷器装饰的鲜明特色,从而深受瓷器收藏群体的喜爱,群众“粉丝”最多,“流量”最大,因而我预计在2022年,明末清初的精品瓷器,依然会有良好的成交表现,尤其是在一些较小型的拍卖会上,这类瓷器往往会成为“明星拍品”,将会取得更好的成绩。这些明星拍品,我估计少不了的将是明崇祯或清康熙的青花人物故事笔筒,大尺寸的描绘有山水人物故事的各类陈设赏瓶,以及一些小而精致的文房器物,它们将撑起这个板块的价格天花板。而一些价位较低的普品,则将反复出现在这两年流行起来的各种网上拍卖和直播间里,成为大众收藏的热宠。

第三支绩优股,我选明清单色釉瓷器,这里不仅指和清官窑里重合的品种,更包含很多民窑精品单色釉。我本人也是明清单色釉瓷器藏家,这些年也一直在市场上寻找自己喜欢的单色釉瓷器,我发现最近两三年,在各大拍卖公司专场上,明清单色釉瓷器的上拍数量大大增加,而且成交率极高,这从一个侧面反应了买家对此类藏品的需求。对于行家来说,民窑单色釉瓷器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它的利润空间其实是比较大的,由于实物釉色釉光的轻微差异,会使得看起来差不多的两件瓷器,最终的成交价格相差悬殊,这也就使得现在那些依赖于网上各种拍卖价格数据库来“比价“的作法变得意义不大,给行家的经营留下了一定空间。

而对于收藏家来说,单色釉瓷器则是衡量他收藏水平和审美水平的一把尺子,中国的瓷器拍卖市场已经开始走向成熟,既培养了一批资深“老玩家”,又诞生了不少年轻的“新势力”,这两个群体,我发现对单色釉瓷器都有着广泛的热爱,在不同收藏势力的共同追逐下,我预计明清单色釉瓷器在2022年依然会有非常好的市场表现。

2022年,我看到很多新的藏家在关注这个市场,有些虽然刚刚进入,起点还不高,但却为这个市场注入了很多新鲜的活力,新的买家群体将会以何种方式影响2022年的瓷器拍卖市场呢?我认为主要还是要看其中极少数“头部买家”的表现,瓷器拍卖市场发展到今天,其实早已两级分化,掌握大的金融资本的“寡头”级买家,虽然人数极少,但他们的出手将最终决定瓷器成交榜前五十名的排位,

他们的收藏选择将会对市场信心和板块热点起着不可估量的决定作用,广大收藏群体,当然也包括我,虽然大多是“吃瓜群众”,买不起那些成交价格上亿的“天价”瓷器,但是群众的关注和热情却是塑造天价瓷器口碑和热度的重要基石。瓷器拍卖市场就象一座金字塔,我们每个参与其中的人都是一块砖,今年的行情到底如何走向,且看我们如何将这座塔堆起。

希望对藏友有所帮助或者引起你的一些小兴趣。少走弯路,关于民间藏品的出手想必藏友们都会有疑问和顾虑,但是还是要尊重藏品的客观事实,实事求是,以诚相待!你的一份认可才是重要的。

国内一线拍行送拍(嘉德,保利,翰海,全国国有文物商店交易会)藏品征集(yelin10723 叶老师)

征集项目:近现代书画、古代书画、当代书画、油画雕塑、古董珍玩、紫砂艺术、铜炉佛像、瓷板画、印章、玉器等;(钱币、邮票勿加,暂不征集)

收而不研者俗,藏而不鉴者傻,以藏学师者德,以藏悟心者美,以藏缘友者雅,以藏养藏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